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北京

成都廖记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廖记食品连锁股份

2019-07-04 12:42编辑:admin人气:


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川民终1140号

上诉人(一审被告):成都廖记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区金府路777号1幢9楼23号。

法定代表人:彭淑群,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尹冬生,四川拓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郭小林,四川拓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廖记食品连锁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四川省成都市高新区锦城大道825号2栋410-417号。

法定代表人:廖钦弘,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吴珊,北京万商天勤(成都)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肖晓,北京万商天勤(成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助理。

一审被告:金牛区焰辉食品店,住所地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区五块石蓉北商贸大道二段***号附*号*层。

经营者:羊焰辉,男,汉族,1967年6月10日出生,住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区。

上诉人成都廖记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都廖记管理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廖记食品连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廖记股份公司)、一审被告金牛区焰辉食品店(以下简称焰辉食品店)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不服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川01民初142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10月31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于2019年2月22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成都廖记管理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尹冬生、郭小林到庭参加诉讼,被上诉人廖记股份公司、一审被告焰辉食品店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成都廖记管理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第一项、第二项、第三项、第四项,并依法改判;2.本案一、二审诉讼费均由廖记股份公司承担。主要事实和理由:一、焰辉食品店使用的被诉侵权标识与廖记股份公司涉案商标未构成类似商品或服务上的近似商标,未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二项、第三项的规定。1.关于商品或服务类似:焰辉食品店提供的是“替他人推销”服务,与廖记股份公司涉案商标核准的商品和服务均不类似,亦不近似。2.关于商标本身近似:焰辉食品店使用的被诉侵权标识与涉案商标不近似。二、成都廖记管理公司授权焰辉食品店使用被诉侵权标识是对自己享有合法使用权的注册商标的合理使用。三、在廖记股份公司申请涉案商标前,成都廖记管理公司一方已经先于廖记股份公司使用涉案商标,并具有一定影响,廖记股份公司无权禁止成都廖记管理公司一方使用涉案商标。四、廖记股份公司并未实际使用其注册的涉案商标,即使法院认定成都廖记管理公司和焰辉食品店侵权,也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焰辉食品店更不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五、一审判决酌定赔偿金额过高,廖记股份公司索赔主张无事实依据,意图以索赔牟利,打压成都廖记管理公司意图明显。六、廖记股份公司要求“刊登声明,消除影响”诉求没有法律和事实依据。

廖记股份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焰辉食品店立即停止在其经营的棒棒鸡商铺中的门店招牌、包装盒、包装袋、收银条、宣传品和商铺装饰等载体上使用与第1943933号“”注册商标(以下简称涉案商标1)、第4707158号“”注册商标(以下简称涉案商标2)、第3974098号“”注册商标(以下简称涉案商标3)相近似的标识;2.成都廖记管理公司立即停止向焰辉食品店提供与涉案商标1-3相近似的门店招牌、包装盒、包装袋、宣传品和商铺装饰,并销毁库存的侵权门店招牌、包装盒、包装袋、宣传品和装饰品,召回并销毁已经提供给焰辉食品店的门店招牌、包装盒、包装袋、宣传品和装饰品;3.焰辉食品店、成都廖记管理公司连带赔偿经济损失50万元,并赔偿合理开支11100元(其中公证费1000元、购买侵权产品的费用100元、律师费1万元);4.焰辉食品店、成都廖记管理公司在《成都商报》上刊登声明,以消除影响。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一、涉案商标的取得及使用情况

2003年4月28日,成都市青羊廖记棒棒鸡店经核准颁发取得涉案商标1第1943933号“”,载明核定使用商品为第29类,包括肉;腌腊肉;腌制蔬菜;牛肚;肉罐头;死家禽(截止)。2013年9月27日,廖记股份公司经受让取得该商标,该商标至今在有效期内。

2014年1月21日,国家商标局就涉案商标2“”向廖记股份公司颁发了第4707158号商标注册证,载明核定使用商品为第29类,包括死家禽;猪肉;腌腊肉;板鸭;牛肚;腌肉;肉;香肠;肉松;肝(截止)。有效期至2024年1月。

2007年1月7日,国家商标局就涉案商标3“”向案外人廖钦勇颁发了第3974098号商标注册证,载明核定使用商品为第43类,包括住所(旅馆、供膳寄宿处);咖啡馆;餐厅;饭店;快餐馆;自助餐厅;备办宴席;鸡尾酒会服务;餐馆;汽车旅馆(截止),2013年8月廖记股份公司受让取得该商标,有效期至2027年1月6日。

二、被诉侵权标识的使用情况

焰辉食品店成立于2015年6月23日,主体类型为个体工商户,经营者羊焰辉,经营地为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区五块石蓉北商贸大道二段168号附3号1层,经营范围为零售预包装食品。

2015年7月24日,廖记股份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杨春碧向四川省成都市律政公证处申请办理保全证据公证。2015年8月4日,公证员张某、公证人员蒋某与廖记股份公司的职员徐兴伟来到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区蓉北商贸大道二段168号附3号一店招标示“廖家廖记”字样的商铺,徐兴伟在店内消费10.3元购买了“香辣鸡翅”,当场取得票据一张。公证人员蒋某对上述购买过程、商铺外观、所购商品、商品包装及票据进行拍照,取得照片五张。2015年9月15日,四川省成都市律政公证处出具(2015)川律公证内民字第56872号公证书,该公证书上照片1显示商铺位置为“蓉北商贸大道二段168号附3号”;照片2显示商铺外观;照片3-5显示购买过程,店招上有被诉侵权标识“”;收银条上显示“廖记棒棒鸡、香辣鸡翅”字样。

与本案有关的其他事实

2015年6月5日,成都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作出成工商处字[2015]01005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载明案外人成都市双流空巷熟食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双流空巷公司)在其经营的双流机场T1航站楼国内出发厅食品经营门店的店招招牌使用了“”标识,该店招由成都廖记管理公司免费提供使用。成都廖记管理公司的行为侵犯了廖记股份公司的涉案商标1、2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决定双流空港公司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并处罚款38万元。2015年11月6日,四川省工商局作出川工商复字[2015]第008号《行政复议决定书》,决定维持了成都市工商局的行政处罚决定。双流空巷公司不服上述行政处罚决定,向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行政处罚决定书》《行政复议决定书》。2016年6月16日,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人民法院作出(2015)武侯行知初字第2号行政判决书,驳回双流空巷公司的诉讼请求。

2015年6月5日,成都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作出成工商处字[2015]01006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载明:成都廖记管理公司向双流空巷公司经营的双流机场T1航站楼国内出发厅食品经营门店提供的店招招牌、宣传画、食品包装袋上,使用了“”标识。成都廖记管理公司的行为侵犯了廖记股份公司的涉案商标1、2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决定成都廖记管理公司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并处罚款14万元。

成都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对前述案件调查中,对成都廖记管理公司形成的询问笔录中载明,成都廖记管理公司认可公司提供所有门店的店招及食品包装袋等。

一审法院认为:廖记股份公司是3个涉案商标的商标专用权人,其合法权利受法律保护。

一、成都廖记管理公司、焰辉食品店的行为是否构成侵权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二项之规定,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的行为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

本案中,焰辉食品店销售香辣鸡翅等熟食品,与涉案商标1、2核定使用的肉、腌腊肉,均属于动物类食品,在食品加工方法、消费人群等方面基本相同,构成类似商品。焰辉食品店的经营方式是零售预包装食品,与涉案商标3核定服务的餐厅、饭店、快餐馆相比,均系在自有的、固定的经营场所为消费者提供餐饮,构成类似服务。

关于焰辉食品店所使用的标识与涉案商标是否构成相同或相似的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之规定,商标相同是指被诉侵权的标识与廖记股份公司的注册商标相比较,二者在视觉上基本无差别;商标近似是指被诉侵权的标识与廖记股份公司的注册商标相比较,其文字的字形、读音、含义或者图形的构图及颜色,或者其各要素组合后的整体结构相似,或者其立体形状、颜色组合相似,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与廖记股份公司注册商标的商品有特定的联系。

焰辉食品店在其店招上使用了被诉侵权标识“”,与涉案商标2“”相比,涉案商标2中的“廖记”文字和读音皆相同,二者整体呼叫相同,相关公众在购买商品时,容易对该标识店铺内销售的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与涉案商标2的商品有特定的联系,二者构成近似。同时,“”与涉案商标3“”相比,文字部分均有“廖记”二字及读音相同,经营者均是将其使用在经营场所的店招、装潢等上,均是提供肉类熟食品,易导致相关公众对该标识商铺内销售的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与涉案商标3的商品有特定的联系,构成近似。

焰辉食品店在其收银条上使用了“廖记棒棒鸡”文字,该字样与涉案商标1“”相比,涉案商标1的“廖技棒棒”汉字为主要辨识部分,收银条“廖记棒棒鸡”文字中的“廖记棒棒”与涉案商标1中“廖”“棒棒”文字相同,“记”与“技”的读音相同,相关公众在购买商品时,容易对该标识商铺内销售的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与涉案商标1的商品有特定的联系,二者构成近似。涉案商标2“”中“廖记”文字为呼叫部分,与收银条“廖记棒棒鸡”文字中的“廖记”文字相同、发音相同,相关公众在购买商品时,容易对该标识店铺内销售的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与涉案商标2的商品有特定的联系,二者构成近似。收银条中的“廖记棒棒鸡”文字与涉案商标3“”相比,文字部分均有“廖记棒棒”二字及读音相同,经营者均是销售预包装食品、提供餐饮服务,足以造成相关公众的混淆或误认,二者构成近似。

廖记股份公司主张的成都廖记管理公司为焰辉食品店提供带有侵权标识的包装袋、包装盒、宣传品及装饰品缺乏证据,一审法院不予采信。

成都廖记管理公司辩称其提供的店招上所使用的标识与廖记股份公司所主张的被诉侵权标识不同,并未举示证据予以证实,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综上,成都廖记管理公司未经廖记股份公司许可向焰辉食品店提供侵犯廖记股份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店招,焰辉食品店将该店招在其经营场所使用,以及收银条中使用被诉侵权标识的行为,构成对廖记股份公司涉案3个商标注册专用权的侵犯。

二、关于民事责任的承担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第十五条之规定,应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成都廖记管理公司应当停止向焰辉食品店提供侵犯廖记股份公司涉案商标专用权的店招,焰辉食品店应当停止使用侵犯廖记股份公司涉案商标专用权的店招,以及停止在其收银条上使用“廖记棒棒鸡”文字。因廖记股份公司未举证证明焰辉食品店还有其他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行为,故一审法院对廖记股份公司要求焰辉食品店停止在商品包装盒、包装袋、宣传品和装饰品等上使用“廖记”字样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对要求成都廖记管理公司停止向焰辉食品店提供,并销毁已经提供的、库存的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包装盒、包装袋和宣传品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廖记股份公司没有证据证明还有库存店招,故对其要求成都廖记管理公司销毁库存店招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因被诉侵权的店招系焰辉食品店实际使用,故一审法院认为该店招由焰辉食品店销毁,而不再由成都廖记管理公司召回并销毁。

关于赔偿金额的确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三款规定,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可以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参照该商标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赔偿数额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注册商标许可使用费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三百万元以下的赔偿。廖记股份公司未举证证明其侵权损失,成都廖记管理公司、焰辉食品店的侵权获利,以及注册商标许可使用费的相关情况,故一审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予以确定赔偿金额。结合涉案商标的声誉,廖记股份公司为维权而客观支出的合理费用,焰辉食品店经营的时间、经营地点、范围等情节,一审法院确定廖记股份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6万元。《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八条规定,二人以上共同实施侵权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成都廖记管理公司为焰辉食品店提供侵权店招,焰辉食品店将侵权店招使用在其经营场所,在此过程中,成都廖记管理公司与焰辉食品店之间有共同的意思联络,成都廖记管理公司也陈述其与焰辉食品店为合作关系,故成都廖记管理公司与焰辉食品店行为构成了共同侵权,故对廖记股份公司要求成都廖记管理公司、焰辉食品店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一审法院予以支持。

对于廖记股份公司要求成都廖记管理公司、焰辉食品店在《成都商报》上,刊登声明以消除影响的诉讼请求。一审法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一条的规定,人民法院在审理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纠纷案件中,可以判决侵权人承担停止侵害、排除妨碍、消除危险、赔偿损失、消除影响等民事责任。廖记股份公司的此项诉讼请求,于法有据,一审法院予以支持。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第八条、第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五十九条第三款、第六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二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第一百四十八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三款之规定,判决:一、焰辉食品店自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在其店招及收银条上使用侵犯第1943933号“”、第4707158号“”、第3974098号“”注册商标权的标识,并销毁侵权店招;二、成都廖记管理公司自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向焰辉食品店提供侵犯第4707158号“”、第3974098号“”注册商标权的店招;三、焰辉食品店、成都廖记管理公司自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廖记股份公司连带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共计6万元;四、焰辉食品店、成都廖记管理公司自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成都商报》上刊登声明(内容须经一审法院审查),消除影响;若焰辉食品店、成都廖记管理公司逾期不履行,廖记股份公司可以申请一审法院刊登判决的主要内容,费用由焰辉食品店、成都廖记管理公司承担;五、驳回廖记股份公司其余诉讼请求。如果焰辉食品店、成都廖记管理公司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8911元,由廖记股份公司负担1300元,焰辉食品店、成都廖记管理公司共同负担7611元。

二审中,各方当事人均未向本院提交新证据。

本院对一审判决查明的案件基本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为:一、焰辉食品店使用的被诉侵权标识与廖记股份公司涉案商标是否构成类似商品或服务上的近似商标,是否侵犯了廖记股份公司的商标权;二、成都廖记管理公司授权焰辉食品店使用被诉侵权标识是否是对自己享有合法使用权的注册商标的合理使用;三、成都廖记管理公司是否对涉案商标享有在先使用权;四、焰辉食品店、成都廖记管理公司是否构成共同侵权,是否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五、一审判决的赔偿数额是否合理;六、廖记股份公司要求焰辉食品店、成都廖记管理公司“刊登声明,消除影响”的诉求是否有法律和事实依据。

一、关于焰辉食品店使用的被诉侵权标识与廖记股份公司涉案商标是否构成类似商品或服务上的近似商标,是否侵犯了廖记股份公司的商标权的问题

廖记股份公司依法对3个涉案商标享有商标专用权,上述商标均在有效期内,依法应受法律保护。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二项、第三项的规定,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或者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以及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的,属于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

成都廖记管理公司认为,焰辉食品店提供的是“替他人推销”服务,与廖记股份公司涉案商标核准的商品和服务均不类似,亦不近似。对此本院认为,“替他人推销”应是指帮助他人销售商品的行为,其既包括为销售者的具体销售行为提供单次的促销或推销的行为,亦包括对销售者日常销售行为提供常规性服务的行为,但该服务并不包括经营者自己作为销售主体销售商品的行为。本案中,焰辉食品店在其店铺内直接向消费者出售熟食品,该行为不属于“替他人推销”服务。廖记股份公司依法享有的涉案商标1“”、涉案商标2“”核定使用的商品范围均在第29类,包括死家禽;猪肉;腌腊肉等,焰辉食品店在店铺内销售的熟肉制品,均属于动物类食品,二者在食品加工方法、消费人群等方面基本相同,构成类似商品。焰辉食品店的经营方式是在自有的、固定的经营场所为消费者提供熟食品,亦与廖记股份公司涉案商标3“”商标核定服务的餐厅、饭店、快餐馆相同,构成类似服务,一审法院对此认定正确。

焰辉食品店使用的被诉侵权标识与涉案商标是否构成近似的问题。本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的规定,商标相同是指被控侵权的商标与原告的注册商标相比较,二者在视觉上基本无差别;商标近似是指被控侵权的商标与原告的注册商标相比较,其文字的字形、读音、含义或者图形的构图及颜色,或者其各要素组合后的整体结构相似,或者其立体形状、颜色组合相似,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与原告注册商标的商品有特定的联系。本案中,其一,焰辉食品店在其店招上使用了被诉侵权标识“”,与涉案商标2“”相比,涉案商标2中的“廖记”文字和读音皆相同,二者整体呼叫相同,相关公众在购买商品时,容易对该标识店铺内销售的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与涉案商标2的商品有特定的联系,二者构成近似。同时,“”与涉案商标3“”相比,文字部分均有“廖记”二字及读音相同,经营者均是将其使用在经营场所的店招、装潢等上,均是提供肉类熟食品,易导致相关公众对该标识商铺内销售的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与涉案商标3“”的商品有特定的联系,构成近似。其二,焰辉食品店在其收银条上使用了“廖记棒棒鸡”文字,该字样与涉案商标1“”相比,涉案商标1的“廖技棒棒”汉字为主要辨识部分,收银条“廖记棒棒鸡”文字中的“廖记棒棒”与涉案商标1中“廖”“棒棒”文字相同,“记”与“技”的读音相同,相关公众在购买商品时,容易对该标识商铺内销售的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与涉案商标1的商品有特定的联系,二者构成近似。涉案商标2“”中“廖记”文字为呼叫部分,与收银条“廖记棒棒鸡”文字中的“廖记”文字相同、发音相同,相关公众在购买商品时,容易对该标识店铺内销售的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与涉案商标2的商品有特定的联系,二者构成近似。收银条中的“廖记棒棒鸡”文字与涉案商标3“”相比,文字部分均有“廖记棒棒”二字及读音相同,经营者均是销售预包装食品、提供餐饮服务,足以造成相关公众的混淆或误认,二者构成近似。因此,成都廖记管理公司关于焰辉食品店所使用的标识与涉案商标不构成近似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一审法院对此认定正确。

综上,成都廖记管理公司的上述行为已构成对廖记股份公司涉案商标1“”、涉案商标2“”、涉案商标3“”专用权的侵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第十五条的规定,应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

二、关于成都廖记管理公司授权焰辉食品店使用被诉侵权标识是否是对自己享有合法使用权的注册商标的合理使用的问题

成都廖记管理公司上诉认为,其授权焰辉食品店使用被诉侵权标识是对自己享有合法使用权的注册商标的合理使用。本院认为,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民事诉讼原则,成都廖记管理公司未提供证据证明该项主张成立,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民事责任。故成都廖记管理公司的上述主张和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三、关于成都廖记管理公司是否对涉案商标享有在先使用权的问题

成都廖记管理公司上诉认为,其对涉案商标有在先使用权。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九条第三款规定,“商标注册人申请商标注册前,他人已经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先于商标注册人使用与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的,注册商标专用权人无权禁止该使用人在原使用范围内继续使用该商标,但可以要求其附加适当区别标识”。本案中,成都廖记管理公司未举示证据证明其在涉案商标注册之前的经营活动中使用了涉案标识并已经具有一定的影响力,构成在先使用,故其该项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四、关于焰辉食品店、成都廖记管理公司是否构成共同侵权,是否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八条规定,二人以上共同实施侵权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本案中,成都廖记管理公司为焰辉食品店提供被诉侵权店招,焰辉食品店将被诉侵权店招使用在其经营场所,此过程中成都廖记管理公司与焰辉食品店之间为合作关系,有共同的意思联络,其行为构成了共同侵权,故一审法院判决焰辉食品店、成都廖记管理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正确。

五、关于一审判决的赔偿数额是否合理的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三款规定,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可以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参照该商标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赔偿数额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注册商标许可使用费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三百万元以下的赔偿。本案中,结合涉案商标的声誉以及廖记股份公司为维权而支出的合理费用,焰辉食品店经营的时间、地点等情节,一审法院酌情确定廖记股份公司的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6万元并无不当。成都廖记管理公司上诉称,廖记股份公司未实际使用涉案商标,无使用无赔偿,故其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对此,本院认为,根据一审查明的事实,现有证据能够证明廖记股份公司在其开设的店铺中实际使用了涉案商标,故成都廖记管理公司的上诉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六、关于廖记股份公司要求焰辉食品店、成都廖记管理公司“刊登声明,消除影响”的诉求是否有法律和事实依据的问题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一条的规定,人民法院在审理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纠纷案件中,可以判决侵权人停止侵害、排除妨碍、消除危险、赔偿损失、消除影响等民事责任。一审法院基于焰辉食品店、成都廖记管理公司侵权行为的情节及涉及的范围等因素,判令其在《成都商报》上刊登声明消除影响未有不当。

综上所述,成都廖记管理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300元,由成都廖记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陈 洪

审判员 刘巧英

审判员 韦丽婧


二〇一九年三月二十二日

书记员 陈 吉

(来源:未知)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www.tonghang365.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
北京机场、火车站出租车1元“进场费”下月起将

北京机场、火车站出租车1元“进场费”下月起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