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北京

陈小平等集资诈骗罪二审刑事裁定书

2019-07-04 12:42编辑:admin人气:


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

刑 事 裁 定 书

(2019)渝刑终29号

原公诉机关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四分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陈小平,男,苗族,1973年10月22日出生,山东省聊城市人,小学文化,重庆市苗龙原生态农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苗龙公司)法定代表人,住山东省聊城市东昌府区。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2015年12月28日被监视居住,2016年2月28日变更强制措施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6年5月23日被逮捕。现羁押于重庆市第三看守所。

辩护人陈军,重庆市法律援助中心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汉敏,曾用名:吕绪明,男,汉族,1968年7月24日出生,山东省聊城市人,大专文化,教师,户籍地山东省聊城市东昌府区,现住山东省聊城市阳谷县。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2016年3月7日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6年5月23日被逮捕。现羁押于重庆市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县(以下简称彭水县)看守所。

辩护人李胜勇,山东舜翔(聊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庹大洋,男,土家族,1982年8月26日出生,重庆市彭水县人,初中文化,苗龙公司股东、总经理、监事,户籍地重庆市彭水县,住重庆市彭水县。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2016年4月24日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23日被释放;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7年7月6日被监视居住,同年8月30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彭水县看守所。

辩护人邓显兵,重庆渝东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张福勇,别名:张嘉寰,男,汉族,1981年12月19日出生,重庆市巫山县人,小学文化,苗龙公司原员工,住重庆市巫山县。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2016年3月9日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7日变更强制措施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6年5月23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彭水县看守所。

辩护人刘秀竹,重庆市法律援助中心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谢庆章,男,汉族,1981年3月18日出生,山东省阳谷县人,大专文化,无业,住山东省聊城市阳谷县。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2016年3月28日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6年5月23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彭水县看守所。

辩护人程鹏,重庆市法律援助中心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李容,女,苗族,1966年9月12日出生,重庆市彭水县人,初中文化,苗龙公司员工,户籍地彭水县,现住彭水县。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2016年4月24日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23日变更强制措施为监视居住,同年12月20日被取保候审,2017年8月30日被逮捕。现羁押于重庆市第三看守所。

辩护人李晓帆,重庆市法律援助中心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陈冰枚,绰号:冰妹子,女,汉族,1987年1月4日出生,湖南省湘乡市人,初中文化,无业,户籍地湖南省邵阳市,住湖南省湘潭市岳塘区。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2016年6月13日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18日变更强制措施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同年9月8日变更为监视居住,2017年8月30日被逮捕。现羁押于黔江区看守所。

辩护人聂洪波,重庆渝东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胡欧,男,汉族,1985年7月11日出生,湖南省湘乡市人,中专文化,无业,户籍地湖南省湘乡市,住湖南省湘潭市岳塘区。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2016年6月13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29日变更强制措施为监视居住,2017年8月30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彭水县看守所。

辩护人贺巍,湖南湘军麓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邓宣红,女,汉族,1979年2月20日出生,重庆市梁平县人,高中文化,无业,住重庆市万州区。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2016年4月12日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12日变更强制措施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同年5月24日变更为监视居住,同年12月20日被取保候审,2017年8月30日被逮捕。现羁押于黔江区看守所。

辩护人秦亚亚,重庆智豪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江阿伟,绰号:阿伟,男,汉族,1994年3月16日出生,福建省云霄县人,大学文化,无业,住福建省云霄县。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2016年6月17日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1日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被取保候审,2017年8月30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彭水县看守所。

辩护人唐滢、王海龙,北京市京师(重庆)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解云丰,曾用名:解云锋,男,汉族,1977年9月16日出生,黑龙江省集贤县人,高中文化,无业,户籍地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四方台区,住山东省青岛市城阳区。因犯绑架罪、抢劫罪于2001年5月18日被山东省威海市环翠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八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罚金23000元,于2010年5月10日刑满释放。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6年6月27日被监视居住,2017年8月30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彭水县看守所。

辩护人贾均,重庆绿荫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李杰,男,汉族,1977年4月11日出生,贵州省福泉市人,大专文化,无业,户籍地贵州省贵阳市云岩区,住贵州省福泉市。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6年9月9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29日被取保候审,2017年8月30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彭水县看守所。

辩护人杨洋,重庆市法律援助中心律师。

原审被告人谢庆云,女,汉族,1963年2月22日出生,山东省阳谷县人,初中文化,无业,户籍地山东省聊城市阳谷县,现住山东省聊城市阳谷县。因涉嫌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于2016年4月1日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1日变更强制措施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同年6月6日被取保候审,2017年6月12日被监视居住,同年8月30日被逮捕。现取保候审。

重庆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审理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四分院指控被告人陈小平、王汉敏犯集资诈骗罪,被告人庹大洋、李容、谢庆章、陈冰枚、胡欧、邓宣红、解云丰、江阿伟、李杰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被告人张福勇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盗窃罪,被告人谢庆云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一案,于2018年9月26日作出(2017)渝04刑初26号刑事判决。宣判后,被告人陈小平、王汉敏、庹大洋、张福勇、李容、谢庆章、陈冰枚、胡欧、邓宣红、解云丰、江阿伟、李杰对判决不服,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听取辩护人意见,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依法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重庆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判决认定:

一、被告人陈小平、王汉敏集资诈骗和被告人庹大洋、张福勇、李容、谢庆章、陈冰枚、邓宣红、胡欧、江阿伟、解云丰、李杰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的事实

2012年5月30日,陈小平在重庆市彭水县注册成立了苗龙公司,其注册资金1000万元系找人借资,在验资后便被抽离。陈小平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并持股90%,其工作人员宋某某代持10%的股份。公司成立后,陈小平依靠民间借贷维持公司运转。2013年11月20日,陈小平因无力归还被告人庹大洋的借款,将宋某某代持的股份全部转给庹大洋,庹大洋成为苗龙公司股东、监事、总经理。2015年4月,苗龙公司与彭水县鹿鸣乡红岩村民委员会签订土地流转合同,共流转经营承包土地15000亩,准备进行绿色农业、生态旅游等开发建设,但因缺乏资金,一直处于停滞状态。

2015年7月左右,被告人陈小平为了筹集资金便找徐某某、冯某某等人共谋策划“网上融资”的方案,冯某某介绍被告人张福勇与陈小平认识。之后,陈小平、庹大洋、徐某某等人商量制定了以苗龙公司招聘代理商为名收取加盟费,以拉人头的方式来获利的“网上融资方案”,但相关方案因门槛费过高未能得以实施。随后,陈小平联系了被告人王汉敏,要王汉敏帮助其策划新的招商方案,王汉敏遂以另一传销组织“蒙商”的方案为蓝本,拟定了一份苗龙公司招募加盟商的传销方案,陈小平安排王汉敏和张福勇对该方案进行修改,并在2015年8月初将传销方案挂在苗龙公司的官网上公布。之后,被告人陈小平、王汉敏、张福勇和李容还共同商量对方案中的个别字词和用语进行修改。最终方案以苗龙公司招聘代理商为名,让参加者缴纳900元加盟费成为该公司准代理商,可得到每月450元的返利,连返三个月,另外还获得公司商品代理权、项目推广权和赠送的股权,在发展其他人员参加后还可以获得返利;并按照准代理商、正式代理商、县区级经理、地市级经理、市场总监组成五个层级,正式代理商以上层级每月可以获得4200元至12000元不等的补贴;以各代理商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级代理商的数量作为晋升层级、计酬、返利的依据,引诱加盟的代理商继续发展他人参加,新加入的代理商必须通过已加入的代理商账号或者转发已加盟的加盟平台链接进行注册,再将900元加盟费打入指定账户后,由专人激活账号,然后成为准代理商获得相应“权利”和返利。该方案制定后陈小平还将方案发给庹大洋协商实施问题,经庹大洋同意后,正式施行。

2015年7、8月期间,王汉敏找到被告人谢庆章帮忙制作了苗龙公司官网和苗龙公司招聘代理商的网上加盟平台。被告人陈小平、张福勇将苗龙公司的工商登记资料、农委批复、上海股权交易挂牌证书及视频、招聘代理商方案等资料交由王汉敏转交给谢庆章,由谢庆章挂在官网上。谢庆章在明知苗龙公司的招商方案是传销方案的情况下,仍然负责苗龙公司的官网及网上加盟平台的后台数据管理和维护等工作。

为了诱使更多人员加入传销活动,陈小平等人还进行苗龙公司的基地建设,由被告人庹大洋负责基地建设的具体事宜,并依托基地建设来夸大苗龙公司的整体实力和发展前景,组织代理商或者有意加入的人员到基地考察。为了接待前来考察的人员,苗龙公司专门成立了接待部,由被告人张福勇担任经理,负责接待人员的培训,为前来考察人员宣传苗龙公司和讲解招商方案的具体事宜,被告人李容负责接待和安排食宿等事宜。方案实施过程中,陈小平不在彭水县时,接待考察人员的事务均由庹大洋总体负责。在苗龙公司几次大规模接待考察人员期间,庹大洋均在苗龙公司基地向考察人员讲解苗龙公司的传销方案,鼓吹苗龙公司实力,鼓动考察人员加盟。庹大洋还利用位于彭水县长滩的苗圃和火石的茶园,安排工作人员张秀娟等人带考察人员参观,并且在未取得上述苗圃和茶园产权的情况下,拉横幅宣传其为苗龙公司产业,借以鼓吹苗龙公司的实力,蒙骗更多人员加入苗龙公司。后来,因苗龙公司无法按时支付返利,部分代理商到苗龙公司闹事,庹大洋安排社会人员去处理,导致发生殴打代理商的情况。

招商方案实施前期,由陈小平收取代理商加盟费、返利,由王汉敏负责激活代理商账号。由于加盟的代理商数量激增,陈小平、王汉敏便在县区级经理以上层级的人员中成立了陈冰枚、邓宣红、江阿伟、解云丰、李杰等20个一级报单中心和31个二级报单中心,负责收取加盟费和激活账号,然后再将钱转到二人指定的账户。一级报单中心每激活一个账号获利25元;二级报单中心激活一个账号获利20元,控制该二级报单中心的一级报单中心获利5元。由王汉敏通过拨付苗龙币(用来激活代理商账号的虚拟币)来管理报单中心,一级报单中心也可以向二级报单中心拨付苗龙币。被告人谢庆章统计返利的人员名单和返利数额,维护网站和加盟平台以及针对各层级人员分配相应的账号权限。被告人陈小平、王汉敏等人还通过互联网、微信等方式宣传、扩散招商方案。为了达到充分宣传的目的,在报单中心的建议和组织下还建立了QT房间,陈小平、王汉敏、报单中心人员及已经加入的“成功”代理商在QT房间内向其他代理商进行授课,讲授公司发展前景和解读方案、传授经验等。

被告人李容在苗龙公司除接待从全国到苗龙公司考察的团队外,还根据陈小平的要求给代理商返利。2015年9月中旬,张福勇离开后,李容负责接待部的管理。2015年10月份,李容由于不熟悉电脑且返利人员数量巨大,其先后介绍了甘立伟、李松涛(均另案处理)到苗龙公司专门给代理商返利。2015年9月2日,李容注册账号成为代理商,并利用其女儿何某某的身份证注册账号来发展人员,经统计,李容利用何某某账号直接发展了9人,间接发展了王某某等7709人,何某某账号达到市场总监级别,但李容账号无银行卡注册信息,何某某账号的返利清单中对其只按准代理商计算返利1350元。

被告人陈冰枚明知是传销方案,于2015年8月17日经陈雅斯(另案处理)发展成为苗龙公司准加盟商,经统计,陈冰枚直接发展9人、间接发展281,170人,达到市场总监层级。陈冰枚为获取更多利益,成立了一级报单中心负责收取加盟费和激活新账号,并发展了代某某、郝某某、师某某3个二级报单中心。2015年8月22日,陈冰枚的丈夫被告人胡欧也加入苗龙公司成为准加盟商,经统计,胡欧直接推荐了9人,间接推荐70,488人,达到市场总监层级。二人共同使用陈冰枚成立的一级报单中心,共激活44,290个账号(其中一级报单中心激活44,087个账号,二级报单中心激活203个账号),共收取加盟费39,861,000元。被告人陈冰枚、胡欧非法获利1,718,687元。

被告人邓宣红明知是传销方案,于2015年8月20日经胡欧介绍成为陈冰枚的下线准代理商,经统计,邓宣红直接发展12人,间接发展84,809人,达到市场总监层级。为获取更多利益,邓宣红成立了一级报单中心,发展了王某某(另案处理)等8个二级报单中心,共激活53,064个账号(其中一级报单中心激活46,867个账号,二级报单中心共激活6197个账号),收取加盟费47,757,600元。被告人邓宣红非法获利1,503,798元。

被告人江阿伟明知是传销方案,于2015年8月20日经陈冰枚发展成为苗龙公司准代理商,经统计,江阿伟直接发展14人,间接发展96,316人,达到市场总监层级。2015年9月,江阿伟成立了一级报单中心,并发展9个二级报单中心,共激活32,642个账号(其中一级报单中心激活25,995个账号,二级报单中心激活6647个账号),收取加盟费29,377,800元。被告人江阿伟非法获利1,017,887元。

被告人解云丰明知是传销方案,于2015年8月22日经胡欧发展成为苗龙公司准代理商,经统计,解云丰直接发展17人,间接发展37,656人,达到市场总监层级。为获取更多利益,解云丰成立了一级报单中心,共激活30,571个账号,收取加盟费27,513,900元。被告人解云丰非法获利953,254元。

被告人李杰明知是传销方案,于2015年8月22日经解云丰发展成为苗龙公司准代理商,经统计,李杰直接发展9人,间接发展12,743人,达到市场总监层级。为获取更多利益,李杰成立了一级报单中心,共激活11,829个账号,共收取加盟费10,646,100元。被告人李杰非法获利393,084元。

经统计,参加苗龙公司非法传销活动的人员共计39万多人,实际激活37万多人,实际收取加盟费3亿余元,返利及加盟费返还1亿7980万余元,运作成本716万余元,被截留资金1亿622万余元。被告人陈小平非法获利37,164,495.07元,被告人王汉敏非法获利66,672,804.60元,被告人庹大洋非法获利6,269,568元。被告人谢庆章非法获利4,081,000元。被告人张福勇从陈小平处非法获利32,000元,从邓宣红处非法获利47,701元,共计79,701元;被告人李容从陈小平处非法获利7000元。

2015年12月28日,被告人陈小平接民警电话通知后到案。2016年3月4日,被告人王汉敏准备去投案时在山东省聊城市昌润路工商银行门口被抓获。2016年4月23日,被告人庹大洋经民警电话通知后到案。2016年3月7日,被告人张福勇在上海市嘉定区金沙路李园一村90号410室被抓获。2016年4月23日,被告人李容接民警电话通知后到案。2016年3月25日,被告人谢庆章在山东省阳谷县清河东路中石小区2单元201室被抓获。2016年6月7日,被告人胡欧、陈冰枚在湖南省株洲西站二站台G10**次15车厢内被民警抓获。2016年4月11日,被告人邓宣红在重庆市万州区龙都支路138号1单元3-1家中被抓获。2016年6月16日,被告人江阿伟在福建省福州市江夏学院大礼堂被民警抓获。2016年6月26日,被告人解云丰到彭水县公安局投案。2016年9月8日,被告人李杰在贵州省福泉市金山办事处金北路职工新村人行道上被民警抓获。

案发后,被告人王汉敏(含其亲友)退缴及被扣押赃款共计26,190,001.18元,另被冻结、扣押用赃款购买的房屋、汽车等物品;被告人谢庆章退缴赃款3,633,011.27元;被告人邓宣红退缴2,160,000元;被告人江阿伟主动退缴赃款933,549元;被告人解云丰退缴赃款250,000元,和鲁BG71**宝马汽车一辆;被告人胡欧退缴赃款130,559.34元,另被冻结用赃款购买的房屋一套;被告人李杰被冻结其用赃款与罗某某共同购买的房屋一套。

另查明,被告人王汉敏、庹大洋检举他人犯罪事实,经查证属实。

上述事实,有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抓获经过、户籍资料、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税务登记证、开户许可证、公司章程、经营场所证明、房屋租赁协议、声明、验资报告、批复、规划图、协议书、交易记录、支付宝记录、银行流水记录、勘验、检查、辨认等笔录、司法会计鉴定意见书、证人郜某某、郑某某、邬某等证言及被告人供述等证据予以证实。

二、被告人张福勇盗窃的事实

2015年8月15日8时许,被告人张福勇在重庆市彭水县汉葭街道外河坝汽车站对面的公交车站处,将被害人余某某停靠在该处的渝HL63**奥迪轿车内的一个棕色手包盗走。随后,张福勇将手包内的现金3100元取走,并将棕色手包和发票等物品丢弃,盗窃得来的3100元现金被张福勇用作生活开销。案发后,张福勇赔偿了被害人的经济损失,被害人予以谅解。

上述事实,有检举信、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抓获经过、现场勘验、检查笔录、辨认笔录,被害人余某某的陈述、证人张某甲、张某乙的证言,被告人张福勇的供述等证据予以证实。

三、被告人谢庆云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的事实

2015年9、10月份,同案被告人王汉敏将其犯罪所得的10,474,016元赃款存在其保管和使用的“郜子军”的工商银行卡上,王汉敏将该卡交给其妻子被告人谢庆云保管和使用。2016年3月4日,王汉敏被彭水县公安局抓获后,谢庆云在明知“郜子军”银行卡里面的钱是王汉敏非法所得赃款的情况下,将上述款项全部从银行取现并藏匿,企图逃避公安机关追缴。同时,谢庆云明知王汉敏将部分赃款转移到了其子女吕某甲、吕某乙、吕某丙的账户上,还指使吕某甲、吕某乙、吕某丙从银行取现共计330多万元进行藏匿。

2015年10月,王汉敏利用犯罪所得赃款51.8万元给其儿子吕某丙购买了一辆牌照为鲁P023**的奔驰轿车。在王汉敏被抓后,被告人谢庆云明知该车是王汉敏利用赃款购得的情况下,为了隐藏该车辆,伙同吕某丙、管某某伪造自己与管某某之间的债务,将该车以还债的名义过户到管某某名下,逃避公安机关追缴。

另查明,被告人谢庆云于2016年3月30日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并已退赃13,774,016元,鲁P023**奔驰轿车被公安机关扣押。

上述事实,有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抓获经过、情况说明、相关凭据、银行账户明细清单、吕某丙的奔驰车过户手续、协议书、搜查笔录、扣押决定书、扣押笔录、扣押清单、证人吕某甲、吕某乙、吕起勇等的证言,被告人谢庆云的供述等证据予以证实。

重庆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判决认为,被告人陈小平、王汉敏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为手段,采取诈骗的方式,从社会非法募集资金,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构成集资诈骗罪。被告人庹大洋、张福勇、李容、谢庆章、陈冰枚、邓宣红、胡欧、江阿伟、解云丰、李杰以招收苗龙公司代理商为名,要求参加者缴纳加盟费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返利依据,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严重扰乱社会经济秩序,情节严重,十名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被告人张福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构成盗窃罪;被告人张福勇一人犯数罪,应数罪并罚。被告人谢庆云明知是他人犯罪所得的财物而予以掩饰、隐瞒,情节严重,其行为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公诉机关指控的主要事实和罪名成立,本院予以确认。在共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犯罪中,被告人陈小平、王汉敏、庹大洋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应对全案后果承担责任,因被告人陈小平、王汉敏的行为同时构成集资诈骗罪,应按重罪集资诈骗罪处罚;被告人陈冰枚、胡欧、邓宣红、江阿伟、解云丰、李杰积极发展下线人员,并帮助收取加盟费,对传销组织的发展、扩大起关键作用,系主犯,按各自实施的犯罪承担责任;被告人张福勇、李容、谢庆章起辅助作用,系从犯,依法可予以从轻或减轻处罚。被告人王汉敏、庹大洋、李容、解云丰、谢庆云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主要罪行,系自首,依法予以从轻或减轻处罚。被告人陈小平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罪行,系自首,但其犯罪行为造成的后果严重,对其不予从轻处罚。被告人谢庆章、邓宣红、陈冰枚、江阿伟、李杰归案后如实供述罪行,系坦白,依法可予以从轻处罚;被告人张福勇如实供述其盗窃的犯罪事实,对其盗窃罪可予以从轻处罚。被告人王汉敏、庹大洋检举他人犯罪,经查证属实,系立功,依法可予以从轻处罚。案发后,被告人王汉敏、谢庆章、邓宣红、胡欧、江阿伟、解云丰、谢庆云主动退缴赃款、赃物,视各被告人的退赃情况予以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张福勇主动退赔盗窃所得赃款,并取得被害人的谅解,对其盗窃罪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解云丰有犯罪前科,酌情予以从重处罚。鉴于被告人谢庆云的量刑情节和悔罪表现,对其适用缓刑不至于危害所在的社区,决定对其适用缓刑。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九十二条、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第二百六十四条、第三百一十二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四款、第二十七条、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七条第一、三款、第六十八条、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的规定,判决:

一、被告人陈小平犯集资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二、被告人王汉敏犯集资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500,000元。

三、被告人陈冰枚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400,000元。

四、被告人庹大洋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300,000元。

五、被告人邓宣红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300,000元。

六、被告人江阿伟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250,000元。

七、被告人胡欧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并处罚金200,000元。

八、被告人解云丰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200,000元。

九、被告人李杰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150,000元。

十、被告人谢庆章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100,000元。

十一、被告人李容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100,000元。

十二、被告人张福勇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100,000元;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1000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三个月,并处罚金101,000元。

十三、被告人谢庆云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200,000元。

十四、对本案各被告人犯罪所得财物予以追缴。对公安机关已冻结和扣押在案的下列财物予以追缴或没收:

1.对被告人王汉敏退缴和被扣押的现金26,190,001.18元;吕某乙名下山东景盛置业有限公司观澜一品10号楼1104号房、储藏室负2-19;何甲名下山东景盛置业有限公司观澜一品11号楼301房、储藏室负1-70、车位D区89号;鲁P023**奔驰轿车一辆;鲁P166**奥迪A4轿车一辆予以追缴。

2.对被告人谢庆章退缴的现金3,633,011.27元予以追缴。

3.对被告人邓宣红退缴现金中的1,503,798元予以追缴。

4.对被告人江阿伟退缴的现金933,549元予以追缴。

5.对被告人解云丰退缴的现金250,000元和鲁BG71**宝马汽车一辆予以追缴。

6.对被告人胡欧退缴的现金130,559.34元和胡某某名下位于湘潭市岳塘区岳塘街道建设南路76号莲城商业步行街B区综合楼1栋2单元0602003室房屋予以追缴。

7.对扣押的手机、电脑、银行卡、U盘、硬盘等作案工具予以没收。

上诉人陈小平及其辩护人提出,原判量刑过重。

上诉人王汉敏及其辩护人提出,原判定性错误,其行为应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认定其传销发展人数及获利6600余万元错误;量刑过重;吕某乙名下的聊城观澜一品房屋,不属于涉案财产,不应当予以没收。

上诉人陈冰枚及其辩护人提出,原判认定其与胡欧共同成立报单中心非法获利171万余元错误;其协助侦查机关抓获江阿伟应当认定为重大立功;其系从犯;量刑过重。

上诉人邓宣红及其辩护人提出,原判认定其非法获利150万余元错误,应扣除郑某甲2015年12月17日转给陈小平的40万元;其系从犯;原判量刑过重。

上诉人庹大洋及其辩护人提出,原判认定其非法获利金额错误;其应当认定为从犯;庹大洋检举他人盗窃,有立功情节;量刑过重;计算刑期错误。

上诉人江阿伟及其辩护人提出,原判认定其非法获利金额错误;其有自首情节;其系从犯;罚金过高,量刑过重。

上诉人胡欧及其辩护人提出,其没有组织、领导传销的主观故意;原判量刑过重。

上诉人解云丰及其辩护人提出,原判定性错误,其行为应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其系从犯;量刑过重。

上诉人李杰及其辩护人提出,其系从犯;原判量刑过重。

上诉人谢庆章及其辩护人提出,原判定性错误,其行为应构成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其到案后积极协助侦查的行为应当认定为重大立功;原判量刑过重。

上诉人李容及其辩护人提出,原判认定其发展下线人数错误,没有从中获利,原判量刑过重。

上诉人张福勇及其辩护人提出,其在本案中地位作用较轻,并在案发前主动离开公司系犯罪中止,原判量刑过重。

重庆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在判决书中列举了认定本案事实的证据,相关证据已在一审开庭时当庭举示并经质证,本院经依法全面审查,对一审判决所列的证据予以确认。对一审判决认定解云丰非法获利953,254元,根据本案司法会计鉴定意见书,应为923,254元,本院予以纠正;对一审判决认定的其他事实予以确认。

对各上诉人及其辩护人提出的意见,本院评判如下:

关于上诉人王汉敏及其辩护人提出原判定性错误,其行为应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意见,经查,王汉敏与陈小平在明知苗龙公司经济状况恶劣的情况下,仍虚构事实,采取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的方式,以高额返利为诱饵,从社会非法募集资金,所募集资金被二人直接掌控和使用,仅将极少部分资金用于苗龙公司生产经营,大部分资金被用于非法传销活动和个人占有,二人在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符合集资诈骗罪的构成要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六条第一款“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同时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集资诈骗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的规定,应当对王汉敏以集资诈骗罪定罪处罚,该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关于上诉人王汉敏及其辩护人提出原判认定其传销发展人数及获利6600余万元错误的意见,经查,陈小平的供述证实他对王汉敏将6600余万元私自截留,并用于偿还与苗龙公司无关的债务、藏匿和供家人使用一事毫不知情,对6600余万元的处理系王汉敏的个人行为,应当认定为王汉敏个人非法所得赃款,该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关于吕某乙名下的聊城观澜一品的房屋不属于涉案财产,不应当予以没收的意见,经查,根据王汉敏的供述及谢庆云、吕某乙、吕某甲的证言,能够证实该套房屋系王汉敏用赃款为吕某乙购买,该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关于上诉人陈冰枚及其辩护人提出原判认定其与胡欧共同成立报单中心非法获利171万余元错误,经查,根据陈冰枚、胡欧的供述证实,陈冰枚的报单中心系陈冰枚建立,主要是陈冰枚在使用,胡欧使用较少,但所获收益归夫妻二人共同使用,故原判认定二人共同使用该报单中心非法获利171万余元并无不当,该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关于上诉人陈冰枚及其辩护人提出其协助侦查机关抓获江阿伟应当认定为重大立功的意见,陈冰枚向侦查机关提供江阿伟的有关信息属于应当如实供述的同案人基本情况,不构成立功,该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关于上诉人邓宣红及其辩护人提出原判认定其非法获利150万余元错误,应扣除郑某甲2015年12月17日转给陈小平40万元的意见,经查,本案司法会计鉴定意见书根据邓宣红提供的邓宣红的银行卡、支付宝、微信以及郑某甲、邓某某的银行卡从2015年8月1日至2016年7月10日的交易流水记录及相关证据认定其非法获利150万余元,已包含2015年12月17日的交易,该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关于上诉人庹大洋及其辩护人提出原判认定其获利金额错误的意见,经查,本案司法会计鉴定书根据庹大洋的讯问笔录、庹大洋名下的5张银行卡等相关证据材料确定其获利金额并无不当,该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关于庹大洋及其辩护人提出庹大洋检举他人盗窃有立功情节的意见,经查,该线索尚未查证属实,不能认定为立功,该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关于庹大洋提出其刑期计算错误的问题,经查,原判判处庹大洋有期徒刑八年,刑期自2017年8月30日起至2025年7月29日止,已扣除2016年4月24日至2016年5月23日被拘留的时间,2017年7月6日至2017年8月29日被监视居住期间依法不扣除刑期,原判刑期计算无误,该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关于上诉人江阿伟及其辩护人提出原判认定其获利金额错误,要求调取其支付宝账号17750414634、1864970****转账记录的意见,经查,本案司法会计鉴定书依据江阿伟讯问笔录、江阿伟名下的4个银行账户、5个支付宝账户(包括17750414634、1864970****)、1个微信账户等相关证据材料确定其获利金额并无不当,该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关于上诉人江阿伟及其辩护人提出应当认定其有自首情节的意见,经查,江阿伟在侦查机关已掌握其犯罪事实后被通知到案,不符合自首的条件,该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关于上诉人江阿伟的辩护人提出原判罚金过重的问题,经查,原判根据江阿伟非法获利金额判处其罚金25万元并无不当,该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上诉人胡欧及其辩护人提出其没有组织、领导传销的主观故意的意见,经查,胡欧在明知苗龙公司以招收代理商为名,要求参加者缴纳加盟费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返利依据的情况下积极参与,发展人员7万余人,与陈冰枚共同获利171万余元,有明确的非法故意,该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上诉人解云丰及其辩护人提出原判定性错误,其行为应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意见,经查,苗龙公司以招收代理商为名,要求参加者缴纳加盟费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返利依据,解云丰在明知的情况下积极参与并成为市场总监,成立一级报单中心,发展人员3万余人,其行为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该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上诉人谢庆章及其辩护人提出原判定性错误,其行为应构成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其到案后积极协助侦查的行为应当认定为重大立功的意见,经查,谢庆章为苗龙公司制作了官方网站和加盟系统,并长期维护相关后台数据,对苗龙公司的传销活动起到了较大的帮助作用,其行为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该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谢庆章到案后积极协助侦查的行为属于对自己及同案人犯罪行为的如实供述,不构成立功,该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上诉人李容及其辩护人提出原判认定其发展下线人数错误,没有从中获利的意见,经查,本案司法会计鉴定书依据李容讯问笔录、其名下的银行卡、苗龙加盟商中心系统电子数据资料等相关证据材料确定其获利金额并无不当,该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上诉人张福勇及其辩护人提出其在本案中地位作用较轻,并在案发前主动离开公司系犯罪中止的意见,经查,张福勇参与制订传销方案、对外进行宣传并培训苗龙公司的接待人员,虽然在案发前离开苗龙公司,但其行为与全案结果的发生具有因果关系,应对全案结果负责,不属于犯罪中止,该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关于上诉人庹大洋、陈冰枚、邓宣红、江阿伟、解云丰、李杰及其辩护人提出系从犯的意见,经查,庹大洋系苗龙公司总经理,主要负责苗龙公司的工程建设,而建设项目是苗龙公司进行传销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根据庹大洋的供述、同案人陈小平、李容等人的供述以及证人李某某、邬某、赵某某、张某某等人的证言均证实庹大洋在陈小平不在彭水期间,负责主持苗龙公司的全面管理工作,并参与了接待代理商的活动,对传销组织的管理、宣传、协调起重要作用;陈冰枚、邓宣红、江阿伟、解云丰、李杰系传销组织的市场总监,所发展的人员均达到三个层级,其中陈冰枚发展人员28万余人,邓宣红发展人员8万余人,江阿伟发展人员9万余人,解云丰发展人员3万余人,李杰发展人员1万余人,为陈小平、王汉敏收取巨额加盟费,为传销活动的发展扩大起主要作用,均应当认定为主犯,该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关于各上诉人及其辩护人提出原判量刑过重的意见,经查,原审法院根据各上诉人在犯罪中的地位、作用、后果及社会影响综合评判后予以量刑并无不当,该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上诉人陈小平、王汉敏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为手段,采取诈骗的方式,从社会非法募集资金,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构成集资诈骗罪。上诉人庹大洋、张福勇、李容、谢庆章、陈冰枚、邓宣红、胡欧、江阿伟、解云丰、李杰以招收苗龙公司代理商为名,要求参加者缴纳加盟费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返利依据,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严重扰乱社会经济秩序,情节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上诉人张福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构成盗窃罪,上诉人张福勇一人犯数罪,应数罪并罚。原审被告人谢庆云明知是他人犯罪所得的财物而予以掩饰、隐瞒,情节严重,其行为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在共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犯罪中,上诉人陈小平、王汉敏、庹大洋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应对全案后果承担责任,因上诉人陈小平、王汉敏的行为同时构成集资诈骗罪,应按重罪集资诈骗罪处罚;上诉人陈冰枚、胡欧、邓宣红、江阿伟、解云丰、李杰积极发展下线人员,并帮助收取加盟费,对传销组织的发展、扩大起关键作用,系主犯,按各自实施的犯罪承担责任;上诉人张福勇、李容、谢庆章起辅助作用,系从犯,依法从轻或减轻处罚。上诉人王汉敏、庹大洋、李容、解云丰、原审被告人谢庆云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主要罪行,系自首,依法从轻或减轻处罚。上诉人陈小平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罪行,系自首,但其犯罪行为造成的后果严重,对其不予从轻处罚。上诉人谢庆章、邓宣红、陈冰枚、江阿伟、李杰归案后如实供述罪行,系坦白,依法从轻处罚;上诉人张福勇如实供述其盗窃的犯罪事实,对其盗窃罪依法从轻处罚。上诉人王汉敏、庹大洋检举他人犯罪,经查证属实,系立功,依法从轻处罚。案发后,上诉人王汉敏、谢庆章、邓宣红、胡欧、江阿伟、解云丰、原审被告人谢庆云主动退缴赃款、赃物,视其退赃情况酌情从轻处罚;上诉人张福勇主动退赔盗窃所得赃款,并取得被害人的谅解,对其盗窃罪酌情从轻处罚。上诉人解云丰有犯罪前科,酌情从重处罚。鉴于原审被告人谢庆云的量刑情节和悔罪表现,对其适用缓刑不至于危害所在的社区,可以对其适用缓刑。

综上,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董      华

审 判 员 阎      杰

审 判 员 贾   婷   婷


二〇一九年三月二十日

法官助理 高宇书记员王梦玲

(来源:未知)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www.tonghang365.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
北京市引进新型PM2.5防护技术和产品(图)

北京市引进新型PM2.5防护技术和产品(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