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北京

刁开颜、曾宪裕、温庆富等组织、领导传销活动

2019-07-04 12:41编辑:admin人气:


广西壮族自治区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9)桂09刑终67号

原公诉机关广西壮族自治区容县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刁开颜,男,1982年2月28日出生于广西壮族自治区兴业县,汉族,中专文化,住兴业县。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8年7月6日被刑事拘留,同月2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容县看守所。

辩护人钟吉林,广西纳百川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李其佳,广西纳百川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温庆富,男,1974年5月13日出生于广西壮族自治区容县,汉族,小学文化,住容县。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8年5月9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14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容县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曾宪裕,男,1965年6月29日出生于广西壮族自治区容县,汉族,大学专科文化,住容县。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8年6月1日被刑事拘留,同月14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容县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陈秀华,女,1981年4月25日出生于广西壮族自治区容县,汉族,小学文化,住容县。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8年5月10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14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容县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郑忠传,男,1951年7月4日出生于广西壮族自治区容县,汉族,初中文化,住容县。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8年5月9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14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容县看守所。

广西壮族自治区容县人民法院审理广西壮族自治区容县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刁开颜、温庆富、曾宪裕、陈秀华、郑忠传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一案,于2018年12月26日作出(2018)桂0921刑初269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刁开颜、温庆富不服,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于2019年1月16日立案并依法组成合议庭,经审阅案卷材料,讯问上诉人刁开颜、温庆富,认为本案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2014年1月,广东云联惠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联惠”)在广东省广州市黄埔区注册成立。云联惠主要通过电商交易平台-云联商城进行经营,通过宣传在云联商城消费能够获得消费金额100%的积分返还(即消费全返)来吸收会员。云联商城匹配一个兼具积分记录、分配、返还等功能的后台系统。在会员通过缴费升级、消费或者销售、推荐奖励等方式获得积分收入时,云联商城的后台系统会根据上下线层级关系自动计算、分配上线各层人员相应的佣金。云联惠主要通过推荐方式发展会员,会员采用实名制,会员在注册信息时需要填写推荐人姓名等资料,会员分成普通会员、金钻会员和铂钻会员,普通会员升级为金钻会员、铂钻会员需要分别缴纳99元、999元会员费,只有升级为金钻会员、铂钻会员才能享受下线会员费、消费等积分返还,会员根据推荐关系确定上下线关系,上下线不限层级,由此形成典型的金字塔状的传销会员体系。同时,云联惠按照行政区域和行业类别设置了代理公司制度,在缴纳代理费成为代理商后发展商家就能够获得在其代理区域、行业内所有交易额的业绩提成等奖励。云联惠成立以来,采取“消费全返”的经营模式吸收会员,要求参加者以缴纳会员费、创业共享金、代理费等获得加入资格,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返利依据,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没有任何资金投入实业产生利润,严重扰乱了经济社会秩序。

被告人刁开颜经他人发展成为云联惠铂钻会员后,于2016年8月在容县直接发展被告人曾宪裕成为云联惠铂钻会员,随后,曾宪裕在直接发展被告人温庆富成为云联惠铂钻会员,温庆富又直接发展被告人陈秀华(温庆富妻子)成为云联惠铂钻会员,陈秀华直接发展被告人郑忠传成为云联惠铂钻会员,郑忠传直接发展庞某1等人为云联惠铂钻会员。为了骗取更多财物,温庆富、曾宪裕、陈秀华、郑忠传向某惠缴纳了代理费,成为云联惠容县区域内的六级代理商,并于2017年11月在容县容州镇侨乡大道71号注册成立广西容县云联国骥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聘请讲师对云联商城平台进行宣传推广,推荐、发展下线人员及加盟商家。

经过层层发展,截至案发时,经广东鑫证司法鉴定所鉴定,刁开颜ID为刁开颜20120531的个人铂钻会员账号在整个网络推荐关系中处于第19层,下线总人数有4405个,直接下线人数有40个,下线层级有29层,提现金额为49088元;曾宪裕ID为曾青年的个人铂钻会员账号推荐人ID为刁开颜20120531,在整个网络推荐关系中处于第20层,下线总人数有169个,直接下线人数有2个,下线层级有14层,提现金额为21479元;温庆富ID为温某3的个人铂钻会员账号推荐人ID为曾青年,在整个网络推荐关系中处于第21层,下线总人数有161个,直接下线人数有1个,下线层级有13层,提现金额为13433元;陈秀华ID为陈某5的个人铂钻会员账号推荐人ID为温某3,在整个网络推荐关系中处于第22层,下线总人数有160个,直接下线人数有1个,下线层级有12层,提现金额为12928元,陈秀华ID为中福家居的企业铂钻会员账号推荐人ID为陈某5,在整个网络推荐关系中处于第23层,下线总人数有159个,直接下线人数有11个,下线层级有11层,提现金额为45453元;郑忠传ID为容县新桥微型手扶拖拉机有限公司的个人铂钻会员账号在整个网络推荐关系中处于第25层,下线总人数有34个,直接下线人数有18个,下线层级有3层,提现金额为42456元。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有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证人刘某1、梁某1、覃某1、王某、陈某1、李某1、陈某2、温某1、刘某2、韦某、郑某1、郑某2、邓某1、庞某1、窦某、李某2、黄某、杜某、覃某2、韩某、庞某2、冯某1、陈某3、郑某3、钟某、李某3、庞某3、李某4、揭某、罗某、梁某2、陈某4、李某5、梁某3、曾某1、卢某、邓某2、杨某1、杨某2、封某、梁某4、刘某3、曾某2、李某6、梁某5、何某、莫某、林某、冯某2、刘某4、刘某5、潘某、梁某6、曾某3、杨某3、廖某、凌某、李某7、温某2、李某8、李某9的证言,云联惠代理协议书,营业执照,被告人温庆富、陈秀华、郑忠传的银行流水,电子物证远程勘查工作笔录,广东鑫证司法鉴定所鉴定意见书,被告人刁开颜、温庆富、曾宪裕、陈秀华、郑忠传的供述等证据证实。

原判还认定,2018年5月9日,公安民警掌握了刁开颜、温庆富、曾宪裕、陈秀华、郑忠传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的线索后,在容县云联国骥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处将温庆富抓获,随后,郑忠传接到公安民警的电话通知后,回到公司向公安民警投案。之后,郑忠传、温庆富按照公安民警的要求乘坐郑忠传的车辆到公安机关接受讯问,郑忠传、温庆富在接受讯问时如实供述二人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的事实。陈秀华、曾宪裕分别于同年5月10日、6月1日接到公安机关的电话通知后,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并如实供述二人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的事实。

原判认定的上述事实有破案经过,抓获经过,情况说明和被告人温庆富、曾宪裕、陈秀华、郑忠传的供述等证据证实。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刁开颜、温庆富、曾宪裕、陈秀华、郑忠传组织、领导以“消费全返”的经营模式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或者购买商品、服务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返利依据,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其行为已触犯刑律,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刁开颜、温庆富、曾宪裕、陈秀华组织、领导的参与传销活动人员累计达一百二十人以上,属犯罪情节严重,依法应判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刁开颜、温庆富、曾宪裕、陈秀华、郑忠传与其他云联惠会员共同故意实施犯罪,是共同犯罪。在共同犯罪中,刁开颜、温庆富、曾宪裕、陈秀华、郑忠传并非首要发起人,且下级成员大部分不是由其发起和操控,因此,刁开颜、温庆富、曾宪裕、陈秀华、郑忠传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依法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曾宪裕、陈秀华、郑忠传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依法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刁开颜、温庆富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法可以从轻处罚。温庆富、曾宪裕、陈秀华、郑忠传主动缴纳罚金,酌情从轻处罚。刁开颜、温庆富、曾宪裕、陈秀华、郑忠传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所得的违法所得,依法应当予以追缴。根据被告人刁开颜、温庆富、曾宪裕、陈秀华、郑忠传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以及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和第三款、第六十四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解释》第一条、第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财产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第二条第一款、第五条、第八条、第十一条第一款的规定,作出判决:一、被告人刁开颜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八万元。二、被告人温庆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五千元。三、被告人曾宪裕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四、被告人陈秀华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五、被告人郑忠传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六、对被告人刁开颜的违法所得四万九千零八十八元、被告人温庆富的违法所得一万三千四百三十三元、被告人曾宪裕的违法所得二万一千四百七十九元、被告人陈秀华的违法所得五万八千三百八十一元、被告人郑忠传的违法所得四万二千四百五十六元,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刁开颜的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是,刁开颜不是传销组织的领导者和发起人,在共同犯罪中是从犯,且能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原判对刁开颜的量刑过重,请求二审法院对刁开颜从轻处罚。

温庆富的上诉理由是,与同案人曾宪裕、郑忠传相比,原判对其量刑过重,请求二审法院从轻处罚。

经本院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判认定的事实相同,原判认定事实的证据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证据间能相互印证,且经原审法院庭审质证、认证属实,本院予以确认。本院二审审理期间,上诉人刁开颜的亲属主动代其缴纳罚金30000元。

对于刁开颜、温庆富的上诉理由及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本院综合评析如下:

刁开颜及其辩护人提出刁开颜不是传销组织的领导者和发起人,在共同犯罪中是从犯,且能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原判对刁开颜的量刑过重。经核查,刁开颜在本案中不是传销组织的首要发起人,在共同犯罪中属于从犯,以及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均属实,原判因此对刁开颜予以减轻处罚符合法律的规定,但本院平衡同类犯罪的量刑,以及鉴于刁开颜在二审期间主动缴纳罚金,确有悔罪表现,本院决定对刁开颜的刑罚予以改判。

温庆富提出原判对其的量刑比同案的郑忠传、曾宪裕重,请求二审法院从轻处罚。经核查,根据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规定,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情节严重的,应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对于“情节严重”的认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中把“组织、领导的参与传销活动人员累计达一百二十人以上的”认定为“情节严重”。本案中,曾宪裕、温庆富、郑忠传在整个网络中的下线人数分别是169人、161人和34人,故曾宪裕、温庆富二人的量刑幅度均为五年以上有期徒刑,郑忠传的量刑幅度是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原判认定曾宪裕、温庆富、郑忠传为从犯;曾宪裕、郑忠传在接到公安机关的电话后,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并如实供述本案参与组织传销活动的事实,其二人行为属于自首,而温庆富是在公安机关查处本案时,被公安人员当场传唤回公安机关接受讯问,其虽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但是其没有主动投案的行为,其行为属于坦白,不构成自首。因此,原判综合考虑曾宪裕、温庆富、郑忠传三人犯罪的事实、情节及悔罪表现,对温庆富、曾宪裕予以减轻处罚,在五年有期徒刑以下判处温庆富有期徒刑十个月,曾宪裕有期徒刑九个月;对郑忠传予以从轻处罚,判处有期八个月,符合罪责刑相适应原则,三人的刑罚相比,原判对曾庆富所处的刑罚并不为重。

综上,刁开颜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成立,本院予以采纳;曾庆富的上诉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刁开颜、温庆富以及原审被告人曾宪裕、陈秀华、郑忠传组织、领导以“消费全返”的经营模式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或者购买商品、服务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返利依据,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其行为已触犯刑律,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刁开颜、温庆富、曾宪裕、陈秀华组织、领导的参与传销活动人员累计达120人以上,属犯罪情节严重,依法应判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刁开颜、温庆富、曾宪裕、陈秀华、郑忠传与其他云联惠会员共同故意实施犯罪,是共同犯罪。在共同犯罪中,刁开颜、温庆富、曾宪裕、陈秀华、郑忠传并非首要发起人,且下级成员大部分不是由其发起和操控,因此,刁开颜、温庆富、曾宪裕、陈秀华、郑忠传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依法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曾宪裕、陈秀华、郑忠传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依法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刁开颜、温庆富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法可以从轻处罚。温庆富、曾宪裕、陈秀华、郑忠传主动缴纳罚金,有悔罪表现,可酌情从轻处罚。综合上述情节考虑,原判对刁开颜、温庆富、曾宪裕、陈秀华予以减轻处罚符合法律的规定。刁开颜、温庆富、曾宪裕、陈秀华、郑忠传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所得的违法所得,依法应当予以追缴。综上,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审判程序合法,对温庆富、曾宪裕、陈秀华、郑忠传的量刑适当,本院依法对四人的刑罚予以维持。同时,本院基于刁开颜有新的量刑情节及量刑平衡,决定对刁开颜的刑罚予以改判。据此,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和第三款、第六十四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解释》第一条、第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财产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第二条第一款、第五条、第八条、第十一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和第(三)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广西壮族自治区容县人民法院(2018)桂0921刑初269号刑事判决的第二、三、四、五、六项,即:被告人温庆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五千元。被告人曾宪裕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被告人陈秀华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被告人郑忠传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对被告人刁开颜的违法所得四万九千零八十八元、被告人温庆富的违法所得一万三千四百三十三元、被告人曾宪裕的违法所得二万一千四百七十九元、被告人陈秀华的违法所得五万八千三百八十一元、被告人郑忠传的违法所得四万二千四百五十六元,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二、撤销广西壮族自治区容县人民法院(2018)桂0921刑初269号刑事判决的第一项,即:被告人刁开颜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八万元。

三、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刁开颜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7月6日起至2020年7月5日止。罚金已缴纳三万元,余下罚金二万元限在判决生效后的第二日起一个月内缴纳。逾期不缴纳的,强制缴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彭嘉崎

审 判 员 陈一田

审 判 员 粟春雄


二〇一九年二月二十八日

法官助理 卢根生

书 记 员 刘全盛

(来源:未知)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www.tonghang365.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
北京市引进新型PM2.5防护技术和产品(图)

北京市引进新型PM2.5防护技术和产品(图)



返回首页